MG反水高,陽光總在風雨後

   你彎下腰肢的那條弧線,是MG反水高心中無法消逝的一抹亮色。
——題記

  秋風拂過小區的路面,空氣中彌漫著細小的沙粒。一片不起眼的紙巾被吹起,我彎下腰輕輕拾起扔進不遠處的垃圾桶內。嘴角咧開淺淺的弧線,映出淡淡的微笑在我漸已成熟的臉上,不由地勾起了我曾經觸動心扉的回憶,那一抹亮色仿佛重現眼前。

  經過一路的長途顛簸,春節後由故鄉返回的我,和媽媽終于抵達了上海高鐵站。我們從地下通道來到了上海汽車南站,好不容易買到了前往昆山的車票,找到了兩個幹淨的位置坐了下來。正在悠閑的我四處張望著,眼球突然被一個約七八歲的小女孩吸引住了。

  那女孩留著短發,眉目清秀,一臉的笑容就像她手中拿著的那一束玫瑰花,燦爛,豔麗。但她的衣著俗氣,褲子破舊不堪,又與她手裏的花形成鮮明對照。

  “叔叔,買一支玫瑰花吧,送給你的女朋友。”女孩那稚嫩的聲音,對著一對正熱戀的情侶。“多少錢一支?”帶著黑色鏡框眼鏡的小夥子詢問道。“不貴,2元一支!”小夥子立馬掏出錢包,拿出10元,“那給我5支吧。”女孩仔細地取出五支花,小心翼翼地遞給了眼前這位高出她三個頭的叔叔:“叔叔,情人節快樂!”然後,她一蹦一跳地去尋找下一個買家。小夥子的女朋友接過玫瑰花,笑了,笑容就像那盛開的玫瑰花。

  而車站候車室的另一邊,一個小男孩的媽媽,正一會兒給她的孩子剝一個果脯,一會兒又給他撕一包奧利奧,並旁落無人的把外包裝紙隨手扔到地上。

  我正想開口指責這位亂扔垃圾的阿姨時,卻意外地發現一個用右手捧著鮮花的背影,蹲下她瘦弱的身子,用左手拾起地上的包裝紙,丟進了身邊不遠的垃圾桶。沒錯,她就是剛才我注意到的那個女孩,那個可愛、質樸的小女孩。或許小女孩是因爲家境貧困、或許小女孩是因爲別的原因而在這人來人往的車站候車室賣花,可她的勤奮、善良以及對社會公德的維護,不由得令我對她産生了一種深深的敬意。而那個亂丟垃圾的阿姨,似乎也很不好意思。

  人的貴賤不在于她擁有的物質財富多少,而在于她如何爲人處事和對社會的那一份責任心。這個賣花的小女孩,默默地彎下腰拾起別人隨手扔掉的包裝紙,在我的心中留下了一抹亮色。

  有人說,陽光永遠是燦爛的,是明媚的,雖然有時有點風雨,但只要你心中充滿陽光,那一定是最美麗的瞬間。
陽光總在風雨後,烏雲下有晴空。往往陽光最燦爛的時刻,就是在風雨過後的那一個鏡頭,是那麽的耀眼,那麽的溫暖。可是,在烏雲密布下的陽光,你猜會是怎樣的呢?我覺得陽光一定在拼命地掙脫烏雲惡意的懷抱,重新將自己的光和熱奉獻給大地。
而最不幸的人不正像那一束被烏雲擋著的陽光嗎?在悲傷的情況下,努力奮鬥才是最好的方法。殘疾、病魔、憂郁,這些病人不就像沒有一點光亮的陽光,處于黑暗的情況之下,那種悲傷,那種痛苦,難道人世間就沒有一個人可以化解的了嗎?讓生命怒放如夏花,用快樂來化解任何東西。
自信往往是成功的基石,奮鬥乃生命之根本。陽光總在風雨後,想想桑蘭。在那一次的比賽中,桑蘭中途不幸受傷,直到現在,桑蘭現在用微笑面對生活,用快樂來打扮自己。雖然,桑蘭現在還坐著輪椅,可她毫不放棄,堅信“天生我材必有用”這句話,從事各種職業,現在已經當了主持人,用她堅定的面容告訴大家:“盡管我是殘疾的,但是我不嫌棄我自己,因爲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第一名,盡管我是殘疾的,雖然參加不了奧運會,可是上帝爲我關上了一扇門,又爲我打開一扇窗,我會努力的,努力的學著面對生活!”
殘疾人不是可笑的。在小荷,我看見了一位叫“殘疾女孩”的高中生,她的右腿在一次車禍中受傷,現在還拄著拐杖。她寫了一篇作文《我是一個殘疾女孩》,我看了深受感動,殘疾女孩想讓我們小荷的朋友幫助她,幫助她找到快樂。她在作文中寫到,她是一個敏感、憂郁的人(表面沒有寫,可是從字裏行間都流露出那種可憐),常常因爲殘疾而傷心。我心想:這世上不分什麽完美無缺、缺腿少胳膊的人,每一個人都是一個完完整整的人,都是一個完美的人,只要你的心靈健康,只要你快樂,都可以加入到我們“快樂家族”,簡稱就是人類的大家園中,因爲這世界上少了哪一個人都不行,每個人都不是你想像的那樣,有的貧窮,有的高貴,有的文明,有的犯罪,有的殘疾,有的完美。
陽光總在風雨後,烏雲下有晴空,風風雨雨手牽手,MG反水高一直陪在你的左右。陽光總在風雨後,請相信有彩虹。珍惜所有的感動,快樂一直陪在你的左右。